马志明:我的父亲马三立十周年祭

浏览次数:51 发布日期:2019-05-08

马三立和马志明。 (马志明 供图)

马氏相声接地气

我的父亲马三立,逝世整整十年了。各地的电台、电视台不断地播放他的节目,观众还是那么喜欢他的艺术。每每想到这些,我就特别地动情,几欲泪下。

父亲一辈子坎坎坷坷,受尽磨难。旧社会作为艺人,地位低下,人家看不起呀。中年以后,又蒙冤右派,一直抬不起头来。忍辱负重,行事低调,几十年来不争不斗,老老实实为人,认认真真从艺。

1957年被打成右派以后,父亲感到再也不能说相声了,前途没有希望了,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?那些日子真是痛不欲生。但是就在那个时候,喜爱听他相声的观众,还有那些正直的领导,也没有不待见他,仍然关爱他。

我记得当时的天津市文化局老局长王雪波,见到我父亲就不避嫌,而是主动走到他身边,关切地嘱咐他要保重,以后还要说相声嘛。请他回市里时去他家串门。老爷子听了心里特别热乎。回市区的时候真还多次到王局长家喝茶。

到农村后,老爷子的生活很惨。时值寒冬,他穿着棉袄,裹着棉被,蜷缩在冰冷的露天猪圈里过夜,全身都冻僵了。恰好这天上午,副市长宋景毅去那里视察。一进村就问,马三立怎么样了?村干部不知所措,说马三立就在这里,又急忙把老爷子找来。而且转天就给安顿在与广播室连间的里屋居住。老父亲感动得眼泪都流下来了,这真是救了他一条命。乡亲们更没有把他当右派,多方关照,时不时围坐在他的身旁,请他说笑话。

后来,老爷子改正复出,常怀一颗感恩的心,真诚地把观众视为衣食父母,不敢有稍稍的懈怠。对那些老领导也总是不能忘怀。

一次政协会上,李建国书记去看望他,当得知他医药费报销有困难时,主动打电话指示有关部门先看病,其他事情以后再说。父亲逝世后,老市长李瑞环最先发来唁电表示悼念。

尤其值得重笔一提的是,天津的父老乡亲在体育馆为他举行了盛况空前的告别演出。老爷子当众深深地一躬,满怀深情地说了一句话,我值吗?观众高声欢呼,值!此情此景,感人至深。老爷子走的时候,很安静,很放心。

我一直琢磨,观众特别是青年的观众,为什么那么喜欢他的相声呢,(无论是传统的《开粥场》,还是新编的《十点钟开始》,还有那些随口而出的幽默小段《逗你玩儿》等等)他的艺术魅力到底在哪里?

由我父亲所形成的马氏相声,就像荒原的野草,深深地扎根于观众的这方沃土之中。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接地气。

揭、讽、散、白

长久以来,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。父亲马三立的相声之所以为人乐道且又得以传世,其实就是四字经。